提供最准确的书画资讯

朱晏墨:画家的玻璃房与特色山居

2017-05-12 08:23栏目:资讯
TAG:


    玻璃房座北向南,三室一厅。进门是客厅,东厢两室都是卧室,西厢是大书房。在卧室的床上,早晨可以看日出,中午可以晒太阳,晚上可以看星星看月亮;书房里到处摊摆着我的字画,这些作品主要在室内完成,但别人说很鲜活,有现实的写生气息;厨房在后院,后院有菜地,做饭的时候可以随时收菜,尽管是在家里做饭,但很有搞野炊的味道。

人们都喜欢在房子里的墙上挂字画,我这里就不需要这些了。

透过房子的后玻璃壁,看到的是一座青山,山体围成了一个怀抱,东边的支脉渐远消失在了日出的地方,西边的支脉则渐矮到不影响看日落。整个山势算不上雄伟,山顶也不够高,不过修竹茂林满山布,奇花异草遍地生,这样的地方既没有塌方的危险,又充满了无限的生机。

 

林泉山居Life in mountains 朱晏墨Zhu Yanmo 68X68cm 纸本Chinese art paper 2014

透过房子的前方玻璃壁,小院栅栏外是向下的小斜坡,坡下有小溪淌过,横跨小溪的木板桥是我亲手搭建的,偶有路人会有意无意地在桥头停留片刻;不远处是一块洼地,流水就在这里积蓄了起来,水池里的莲花也是我播种的,如果用上望远镜,我在房子里就能清楚地看到立在荷花苞上的蜻蜓;池边水草丰盛,常有一些水鸟在这里出没,有时候看着那水草摆动的情况,也能大致猜测到这些水鸟们的动向。虽然我就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,但我们之间互不干扰,且又呼吸着同一股润泽的气息。

 

香风四溢Fragranc overflowing 朱晏墨Zhu Yanmo 50cmX50cm 纸本Chinese art paper 2015

透过房子左右两侧的玻璃壁,沿壁根的地方有我种植的爬山虎藤。那些藤条细若行草,粗如篆隶,盘曲多姿,苍劲有力;那些叶蔓疏若妙句,密如华章,开合自然,韵味无穷。藤条与叶蔓刚柔互济,顺着裸露在外的房子结构框架一直挂到了房顶。我在藤下,确有一种被文化熏陶的感觉。

 

家在行云流水间 朱晏墨Zhu Yanmo 48cmX57cm 纸本Chinese art paper 2012.JPG

房子里四面都设有白色帘幕。展开帘幕,在光线锐利的情况下,外面的花草、树木会在帘幕上留下一幅幅剪影,由于物体远近的不同,剪影还有了浓淡的效果,就像一幅幅水墨画;在光线柔和的情况下,物体在帘幕上留下的只是一些依稀的模糊阴影,在白色的衬托下就像是云霞。我的思绪经常会漫无目的地游离在这些光影上,而这些光影又经常会适时地让我进入某种状态。细品“云霞”,心神不知不觉就会有了一种蒸腾的感觉,进而在云蒸霞蔚中睡着并做一个美梦;琢磨“水墨画”,意绪总会浮想联翩,并闪现出许多的诗情,于是我便在诗情画意中开始工作或学习。收起帘幕时,又有一种遍身是眼的感觉,而且往往在眼睛半睁微视时,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,感到自己是那么的通体透明。山居图  朱晏墨Zhu Yanmo 22X35cm 纸本Chinese art paper 2016.jpg

有人说四面透光的房子风水不好,没有凝聚力,特别是不聚财。我倒是觉得,天上地下目力所及的地方只要睁眼想看就看,这些谁又能用钱财买得到呢?为了聚财而设置一些封闭掩盖的阻碍物,恐怕在心灵里也垒砌起了四面高墙,即使是来到室外睁大眼睛也难以感受到天地的风景了。

在玻璃房里,我的生活因透明而丰富。山花烂漫的时节,我望着曲曲弯弯的山路吟了一首长短句的诗,一时兴起投稿给报刊居然发表了;烈日当空的时候,我多是在藤叶的荫庇下读书,有一次,在读到“书中自有黄金屋”的比喻时,当然地掩卷而一鄙之;天高气爽的季节,我依照周围霜叶的色彩画了一幅画,结果卖了一个好价钱;大雪纷飞的日子,我在家里烤着暖气赏雪,我坐在藤椅里不大动弹,只用迷蒙的眼睛看着简洁、静谧的世界直到心与雪一起融化。

心意闲适  Leisure 朱晏墨Zhu Yanmo 68X68cm 纸本Chinese art paper 2014

傍晚的时候,我来到玻璃房外散步。走到板桥头,还能看到房子里一角立画板上的画,那是一幅还没有命名的画,我现在想到了这幅画应该命名为“对境”。     

从远处观察玻璃房,整个房子成了一些光线的组合。当房顶的玻璃反射完太阳的最后一道余晖,房子那儿只剩下些藤蔓摆着特殊的造型,而我的归宿便完全消隐在了一片寂静之中。文/朱晏墨

打赏老师

取消

谢谢您对 老师的支持!

扫码支持
慷慨的人总是好运相伴!

长按图中赏字,识别二维码,即可进行打赏哦

Powered by 十万艺术